标王 热搜: 成都  500  财富  免费  端午  低保  端午小长假首日  成都粽子  罗兹  择校费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城市综合 » 正文

成都混血家族苦寻俄罗斯亲人32年 倪萍:尽力寻找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5-15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浏览次数:1145

1931年,沙依诺夫(右一)在重庆较场口用拖拉机改装坦克。

晚年的沙依诺夫和家人在成都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江茜谢燃岸杜恩湖

  “沙依诺夫,男,俄国人,1935年11月到达成都,当时以靖绥主任公署机务股工程师的身份,持有重庆政府发放的外籍人士护照,最初落脚点在成都市昭忠祠89号……”这是一份简单的外籍人士进入成都的登记记录,目前已在成都市档案馆静静地躺了80载。

  得知档案馆查询到父亲的消息,沙依诺夫的大女儿沙玛莉欣喜不已。自从父亲1984年在成都病逝后,30多年来,沙家人一直苦苦寻找自己在俄罗斯的亲人,任何一点进展,都能让他们倍受鼓舞。

  5月13日,成都市档案馆专家姬勇将这份记录整理成文,转交至重庆市档案馆。姬勇说,既然沙依诺夫拥有重庆政府发放的护照,就一定有相关资料登记保存在重庆档案馆里,这对于沙家后人的“寻根”,将大有裨益。

  他

  从哪儿来从哪儿来??

  老人离世 其身世成了不解之谜

 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初,俄国年轻书生沙依诺夫,孑然一身来到中国,先后辗转于哈尔滨、上海、汉口、重庆,最终定居成都。这个眼眸深邃、为人和善的“大胡子”,娶了中国太太,有了四个孩子,重新拥有了一个大家庭。

  1984年,沙依诺夫在成都去世,他被儿女安葬在成都凤凰山墓地,同时也带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。沙家儿女不禁想问:在俄罗斯,父亲还有亲人在吗?我们这个家族,到底从何而来?

  沙玛莉出生于父亲携家带口来到成都的这一年。在她的印象里,父亲在成都做过不少工作,除了当老师,还做过司机、修过车、放过电影,“没办法,我们一大家子人都靠他养活。”

  沙依诺夫的外孙女王莉加记得,1984年8月13日,在成都西城区筒车巷9号院的家中,外公弥留之际,嘴里说的全是俄语,没有谁能听清楚,更没人能听懂。

  “虽然他在成都扎了根,在这里开枝散叶,生活了近半个世纪,但是心里应该还是很想念俄罗斯,想念自己的家乡。”沙玛莉告诉记者,这是沙家三代人寻亲的初衷,而这一“寻”就是32年。

  他

  留下了什么?

  买地开荒建房“筒车巷9号院”由他而来

  5月14日,在成都九里堤长庆路的一栋老式住宅楼里,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了81岁的沙玛莉老人,她正在悉心打理园子里的花草。这位头发花白微卷、双手涂着蔻丹、举止优雅的老太太,依然保留着不少沙依诺夫的生活习惯,比如只喝凉水、说话耿直。在他们家的客厅墙上,挂着沙依诺夫的照片,照片中的老人白皮肤、蓝眼睛、高鼻梁、蓬松胡子,眼眸慈祥。“好多人都说,父亲和写《复活》的列夫·托尔斯泰一个样。”沙玛莉笑道。

  沙依诺夫的姓名全称,如果翻译成汉字,共有18个字:叔旦·格列·阿哈穆德·侯赛因诺维奇·沙依诺夫。他的亲人和同事,更多地称呼他为沙依诺夫。这位出生于俄罗斯奥伦堡州的少年,在一战中被征兵入伍,战乱中流落中国,四处漂泊,到1938年才定居成都,此时已是人到中年。

  “决定到成都,也是为了生计。”沙玛莉回忆道,从重庆到成都,他们搬过十几次家,最初住在天府广场旁边的东鹅市巷,“那时候,父亲为国民政府四川省主席邓锡侯开车。”

  后来,沙依诺夫到成都四圣祠医院当救护车司机,他借钱买下一块荒地,率领家人盖起了7间房子,在院子里挖了井,种起了果树。这里就成了“筒车巷9号院”的初始建筑。

  在沙玛莉的记忆中,老成都的乡邻之间充满了友善关爱,他们家的苹果、柠檬、橘子成熟后,除了在集市上卖掉贴补家用,还会送一些给邻居。街道的人都喜欢他们这家人,总是夸混血的沙家孩子是漂亮的“洋娃娃”。

  “现在都搬走了,看着我们长大的邻居都散了。”沙玛莉叹息道。

 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推荐企业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蜀ICP备09012328号
安信保logo 成都警察logo